里浩资讯> 科技 > HTC走向后王雪红时代

HTC走向后王雪红时代

  • 里浩资讯
  • 2019-11-16 08:29:32

照片来源@ vision china

大脑极体

2019年9月17日,亲自创立宏达电的王雪红宣布,他将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,并将接力棒交给电信行业的伊夫·迈特(yves maitre)。尽管王雪红仍然是宏达电的董事长,并维持着某些商业活动,但这仍然意味着宏达电正在进入后王雪红时代。

第二代台商,女性首富和有权势的女性...在一系列关键词下,王雪红曾经是最符合人们想象的“科技女王”的女性。

王雪红的起源可以说是东亚典型的旧式货币阶层。她的父亲被称为王永青,台商之神。王永青有四个妻子和13个孩子。王雪红曾经是其中之一——她15岁时去了美国,去了伯克利音乐学院实现她的音乐梦想。她似乎已经走上了一条艺术之路,许多富有的第二代人将会追随她。

然而,转折点发生在她真正进入伯克利音乐学院后,当她意识到自己与他人相比天赋有限时,她立即做出了一个相当务实的决定,转到经济学领域。

此后,王雪红的发展也与台湾电子产业的崛起息息相关。毕业后,她没有回到她的家族企业,而是来到她姐姐的大众电脑公司做销售代理。加入it行业后,王雪红很快抓住了机会:电子产品迅速普及,但主板组件被英特尔牢牢垄断。因此,经过几年的工作,王雪红大胆地抵押了他母亲留给她的房子,并以500万元的价格买下了一家濒临破产的硅谷芯片制造商威森电子(Wesson Electronics)。

自那以后,台湾对电子产业给予了高度的欢迎,降低了成本,连接更加顺畅,这使得王雪红在1992年将微生电子搬回台湾。此后,台湾的电子产业、微生电子和王雪红一起进入了黄金时代。

过去十年左右,威森电子在台湾的市值一度达到1258亿新台币,被称为台湾英特尔(Taiwan Intel)。台湾制造商在各种电子元件上的全球市场份额迅速增加,占据了10多个第一位。与此同时,王雪红也和微生电子的创始人陈文琪一起走进了婚姻殿堂,陈并肩创业。

企业、生活和时代已经进入命运之书的高潮篇章。在这个阶段,没有人知道移动互联网会给世界带来什么变化。成立于1997年的htc似乎是由双方准备的后备计划。htc大部分时间都在寻找移动终端合同制造的机会。直到2000年“pda”的概念首次被引入,宏达电的名字才真正进入公众的视野。

王雪红的黄金时代源于个人电脑市场的繁荣,因此个人电脑思维的延续在早期htc中可以清晰地看到。pda位于功能机器之后的智能机器前夕,旨在将个人电脑(办公室、娱乐和学习)的核心功能集中在重量更轻、移动性更强的产品上。用今天的话来说,pda在当时被定位为一种“生产力工具”,不像智能手机那样专注于开放信息流。

但是第一部iphone改变了一切。

新诞生的iphone可能比pda更符合市场对未来移动设备的预期,但它无疑吸引了当时以谷歌为代表的科技互联网新贵的注意。

所以在iphone诞生后的第二年,谷歌找到了最合适的合作伙伴——HTC,它拥有熟练的合同制造经验和最接近智能机器形式的产品,并联合推出了第一款安卓手机htc dream g1。

从2008年开始,htc开始了自己的智能手机之旅。

从那以后,发生了一系列的革命和自我革命。pda已经完全被智能手机所取代,它已经失去了发展成平板电脑并最终与pc联手的机会。宏达电一路荣登智能手机英雄榜,2011年市值达到319亿美元。新国王取代了旧国王,超越了诺基亚。

Htc蝴蝶、htc one等经典产品中,iphone首次成为中国制造商模仿的对象。宏达电当时的辉煌也让这对王雪红夫妇成为台湾首富。在鼎盛时期,王雪红甚至从邵逸夫手中收购了tvb的部分股份。

大多数时候,这个世界就像一条盘旋在天空的龙。世界上每个普通人都是附在龙背上的芥子。当龙猛扑上去抓住鳞片时,它也能看到更高的风景。那些没有抓住机会的人将被抛向天空。

随着宏达电的一步步成功,人们开始关注王雪红,一位连续两次登上世界最高峰的女性。无论她是提前意识到台湾电子行业的商机,还是选择与从未有过硬件经验的谷歌一起开创安卓繁荣,无论是由当前的财富还是她对未来的强烈预见造成的,她都站在了风口浪尖。她的台湾身份、从美国到台湾的传奇经历,甚至她的宗教选择都一直被人们咀嚼。

也许是台商固有的简单务实的气质,也许王雪红更适合传统的电子行业。王雪红还没有成长为像许多手机制造商的ceo那样有煽动能力的商业领袖。但是在外面的世界里,那些不能轻松享受电子行业的人正在成长为继“x展台”之后的“x展台”。

与真正的霸主诺基亚相比,宏达电已经在位相当短的时间了。

从个人电脑到移动时代,熟练的工厂经验使王雪红能够及时感受到硬件行业的变化,同时也为微生电子和宏达电的专利埋下了巨大的隐患。

处于产业链的一个环节,意味着它将不断被两端牵制。2001年,英特尔和威森电子公司开始了一系列相互诉讼。英特尔的销售禁令和诉讼带来的不确定性导致了威森电子(Wesson Electronics)在股市的下跌,并伴随着台湾整体电子市场的大幅下跌。十年后,安卓阵营和苹果之间爆发了另一场专利大战。缺少专利储备、备受瞩目的Htc自然遭遇了一场火灾。首先,它在主要市场美国被禁止。和解后,宏达电甚至赔偿了苹果公司的巨额开支。

与此同时,一度被宏达电忽视的中国市场正在迅速扩张,在残酷的内部冲突之后,出现了许多制造商,它们将能够在未来专利能力方面与苹果竞争。从那以后,每个人都非常熟悉这个故事。王雪红在危机中成为htc的首席执行官。与此同时,台湾电子产业的优势正在迅速消退,甚至无线电视也不再是过去的荣耀。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。

在相隔十年的两次失败后,王雪红被一次又一次地讨论——她对大陆市场的态度和立场,她对宗教的热情,甚至她对性少数群体的态度都被列为宏达国际失败的原因之一。

但即便如此,人们仍然对王雪红充满希望。如果你看一下2015年至2018年讨论宏达电的文章,你会发现大多数评论员都把宏达电的希望押在王雪红和vr身上,这让人们怀疑王雪红能否依靠vr让宏达电走出困境。

但现在的最终结果是首席执行官易手了。不久前,新任首席执行官伊夫·迈特(yves maitre)在一次采访中承认,宏达电在手机方面的创新的确停滞了一段时间,虚拟现实的增长速度也没有预期的快。然而,宏达电将继续投资于未来,包括5g和xr(不断扩大的现实)。

如果说王雪红有任何成功的秘诀,投资未来肯定是其中之一。与以前的手机和芯片相比,2015年的虚拟现实市场更加“狂野”,宏达电可以更好地避免知识产权和专利问题。

只有虚拟现实在未来会比20世纪90年代的电子行业和2000年的智能手机来得更慢。与索尼、微软和oculus相比,宏达虚拟现实设备的销量并不差,但这个市场的规模太小,不足以列为重要市场。

就在最近,htc发布了一款全新的虚拟现实平视产品htc vive cosmos,获得了媒体几乎一致的好评,尤其是5,899元的“实惠”价格,这与htc虚拟现实产品的一贯定价策略几乎不相符。

在一次采访中,伊夫·梅特尔表现出了相当专业的自信。5g和ai的到来使得虚拟现实时代的脚步越来越近。或许宏达电之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将在此时发挥作用。

但不同的是,今天的数字世界已经建立得更完整了。即使虚拟现实真的是一片荒野,它也充满了经验丰富的拓荒者。

Htc目前没有面临垄断或选择没有移动设备经验的合作伙伴,而是武装的全方位竞争对手。例如,拥有关键内容平台(如playstation vr)的游戏制造商;或者眼球。,它与巨大的社交平台密切相关;甚至还有华为虚拟现实玻璃,刚刚加入战场,站在5g阳台上。

与这些企业相比,宏达国际在产业链中仍然是孤立的。他们的亲密伙伴谷歌在虚拟现实平台白日梦中取得的收益有限。也许是因为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不能两者兼得。

在谈到oculus时,伊夫·梅特尔(yves maitre)表示,oculus只专注于社交娱乐市场,但在B端市场仍有巨大的vr机会,所以oculus不是敌人。按照这种逻辑,专注于游戏的playstation vr和专注于视频和音频内容的华为vr glass并不是敌人。虚拟现实娱乐市场正在逐步形成,除此之外,还有很多机会。荒野之外,总有荒野。

只是不知道,对于后王雪红时代的宏达电来说,面对敌人与否,哪个更可怕。

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,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 taimeiti)或下载钛媒体应用。

网易彩票网 贵州快3投注 bet 1分钟极速pk10 幸运农场购买